• 修正药业何时能“修正”己身:“不务正业”涉嫌网贷非法集资,“毒胶囊事件”频现不止

  • 时间:2020-08-05 11:31:28 点击数:578 文章来源: 人民名品
  • 面对重重问题的修正药业,何时才能“修正”己身?


    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药品曾是深受广大百姓赞誉的“国民良药”。然而,出品方吉林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修正药业)能修正得了疾病,却不能“修正”己身。甚至在全国各地及各级相关部门都在收紧金融监管,取缔并清退网贷业务之际,修正药业仍在“踊跃”地趟这淌浑水。


    一、深陷网贷风波


    5月21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浙江发布”发布《8月起,浙江民间借贷金额达300万需备案》微博文章,文章解读了将于8月1日起实施的《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内容,其中明确指出,民间借贷有单笔借款金额或者向同一出借人累计借款金额达到三百万元以上等情况,借款人应向设区的市地方金融工作部门等备案。不履行备案义务的将处罚款。


    在对网贷行业愈加严格的金融监管之下,这条政策发布本身并不奇怪。然而令人注意的是微博下方的一条评论。一位名为“开辆小富康”的网友留言:“请浙江省长,管一下批改团体修涞贵,在浙江地界投入多家网贷犯法,已经查实侵吞67套别墅,为什么不敢碰他?为什么不查查新联团体和批改之间的资金往来?”


    该网友点名道姓的“修涞贵”便是修正药业的董事长。此前,有媒体统计,修涞贵及其关联公司参与的P2P平台数量达6家。然而,在宜湃网、微金石、永利宝、火理财、钱保姆、钱庄网等网贷平台“爆雷”前,修涞贵和修正药业都能顺利撤资抽身。这不免让受到网贷平台伤害的社会大众对修涞贵和修正药业产生各种质疑。


    2018年7月,永利宝手机App推送“平台老板余刚、张玉峰已失联,请投资者速速报警进行维权”的消息。随后,火理财也发布公告主动清盘。对此,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两个平台所隶属的上海永乐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非法集纳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进行立案侦查。


    而永利宝和火理财的背后都曾出现过修涞贵的身影。据了解,浙江名天汽车发展有限公司曾持火理财51%的股份,是火理财最大的股东。修涞贵曾出现在浙江名天汽车的股东名单当中。2018年7月16日,火理财发布公告宣布主动清盘。然而不到一个月后,修涞贵便从浙江名天汽车撤资。


    永利宝在法人失联以前曾引入浙江聚富智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入股,并将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1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兼股东杨一江、股东陈素英、郑玲艳及法人股东浙江智武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王昭扬,都为修正多家子公司的高管、董事。

    不仅如此,根据工商信息查询系统信息显示,钱庄网、宜湃网等多家网贷平台都曾出现过修涞贵和修正药业的身影。然而,在这些平台“爆雷”之前,修涞贵及修正药业都能以近乎相同的手法巧妙抽身。


    近日,有网友在“问政四川”网站成都市锦江区委书记下留言追问宜湃网集资诈骗案的情况,再次将修涞贵及修正药业涉嫌网贷和非法集资的问题引了出来。


     

    二、“毒胶囊事件”仍是现在进行时


    修正药业不仅深陷网贷风波,近些年在主营业务的药品经营上,也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


    2012年4月,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曝光修正药业涉嫌非法添加工业明胶。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第一批抽检结果,修正药业被检出铬含量超标,修正药业的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热销药品陷入“毒胶囊事件”旋涡。


    此后,修正药业虽然在微博中表示,“关于疑似铬超标羚羊感冒胶囊处理进程的通告”,解释召回情况和企业处理方案,并公开致歉。然而却再度被外界质疑召回行为的真实性。另有经销商指出,召回的药品无法退钱只能堆积家中。


    此次曝光让不仅让修正药业名誉扫地,“毒胶囊事件”的影响和危害也仍在进行。


    2017年,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一则信息,近期该局组织对全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进行了药品质量抽查检验。本期抽验981个品种3194批次经检验符合药品标准规定,41个品种53批次经检验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涉修正药业等。

    2019年5月15日,修正药业旗下保健品“修正牌B族维生素片”未通过保健食品生产批准。


    2019年11月,安徽省药品监督抽验不符合标准规定的药品名单显示,7个品种9批次药品共由8家药品厂商生产。修正药业集团(以下简称“修正药业”)长春高新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180606的咽炎片名列其中。不符合标准规定项目为【检查】微生物限度,检验依据为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二册。不过,附表备注指出,该药品留样监督抽验合格。


    频频出现的药品质量问题与修正药业长期以来“重营销轻研发”的经营思想脱不了关系。全球知名的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3月,修正药业在中央和省级卫视广告投放金额就达3.46亿元。


    修正药业内部更流传着一首“修正之歌”,高举营销的大旗:三万员工啊,市场跑营销;上千个品种,个个传捷报。


    修正药业官方微信显示,全国五省七地十大分会场12大事业部,仅参加2018年营销部署大会的营销员工就有共计近万人,甚至拉出“天天有酒喝、月月有钱赚、年年打胜仗”的横幅。


    在修涞贵的带领下,修正药业从曾经濒临倒闭的小药厂,成长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近80个,拥有专利1000多项的国内知名的药企。在“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为口号和准则的经营管理下,生产制造了“斯达舒”、“修正牌消糜栓”、“益气养血口服液”等多种深受百姓信赖的产品。然而,近些年,修正药业不仅频频出现“毒胶囊事件”,还似乎并不急于“修正”,其行贿丑闻外和法律纠纷也层出不穷。


    根据中国判决文书网信息线显示,仅2017年,涉及到修正药业的官司就达到250余起。除了修正药业董事长行贿之外,销售人员非法挪用公款也是经常暴露的问题。仅2017年,涉及修正药业挪用资金案件就有19起。


    如今,以良心做药的修正药业已经不复存在,而其何时能“修正”己身似乎也是未知。


    文章来源:人民名品

服务热线

18231683639

微信服务号